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

一迅网 20 0

1月19日晚,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第五集《永远在路上》播出,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的案情首次披露。

浙江是市场经济活跃地区,部分领导干部存在搞“一家两制”的问题。周江勇就是属于这种情况,他和弟弟周健勇一个从政、一个经商,利用公权力为弟弟经商提供帮助。

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-第1张图片

周江勇、周健勇兄弟攫取的第一桶金就建立在权钱交易的基础上。一家民营企业在周江勇授意下,和周健勇“合作”开办了宁波翔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,所谓“合作”其实只是幌子,很快翔润石化公司变成周健勇独立承包,但依然长期免费使用这家民营企业的土地、厂房和设备。通过免除租赁使用费的方式,多年来,这家民营企业向周江勇兄弟输送利益达七百多万元。与此对应,周江勇则利用职权,为该公司在获取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。

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-第2张图片

周健勇投身商海,也给了各路商人顺理成章利用他围猎周江勇的机会。一家建筑公司老板史时红就是其中之一。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,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、温州的多个项目中,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,为史时红提供帮助,周健勇则先后八次以“借款”为名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,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。

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-第3张图片

周江勇担任舟山市委书记已经是党的十八大之后,他却自认为能通过设置“防火墙”来规避监督。在收受史时红贿赂的过程中,他本人和史时红从不接触,都是通过弟弟作为桥梁。史时红的公司也不是直接拿项目,而是先和周健勇找到一些大型央企、国企,承诺帮他们找周江勇拿项目,事成后将部分工程交给史时红的公司做。周江勇为一些大型央企、国企拿工程,也显得名正言顺。

进入数字经济时代,周健勇也希望搭上这班车。2017年,他在宁波和人合资创办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,对外宣称是一家聚焦“地铁互联网 ”的高新科技公司,其实核心资源还是他哥哥周江勇的权力。

在公司经营过程中,周健勇热衷于结交各路老板,表面是推销高新科技概念,实际是兜售周江勇的权力。一些企业也希望通过周健勇绑定周江勇,于是就采取“低值高投”的方式,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的部分股权,周江勇则为这些企业在获取低价土地、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帮助。

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-第4张图片

担任杭州市委书记期间,周江勇曾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:“这是一个能干事的时代,这是一座能干成事的城市。能够在这样的时代、这样的城市工作,是我们每个干部的无上光荣,也是对我们每个干部的重大考验。”而他自己,实际上却没能经受住考验。

以下为解说词相关内容

从党的十九大以来查处的中管干部案件看,不少人在党的十八大乃至十九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,充分说明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。党员领导干部如果没有树立起坚定的理想信念,就容易在复杂环境中迷失方向,在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和围猎中败下阵来,铸成大错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我自己反思,理想信念是不能动摇的,初心不能忘记,这要警钟长鸣,这是我血的教训。

周江勇,党的十八大之后曾在浙江省舟山市、温州市、杭州市多地担任“一把手”。2021年8月,在浙江省委常委、杭州市委书记任上,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。

曾克孝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):从周江勇的案子来看,确实是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。周江勇作为在党的十八大以后成长起来的高级干部,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担任一把手的时间比较长,慢慢地就被权力腐蚀了,绝大部分金额是在十八大以后收受的。

浙江是市场经济活跃地区,部分领导干部存在搞“一家两制”的问题。周江勇就是属于这种情况,他和弟弟周健勇一个从政、一个经商,利用公权力为弟弟经商提供帮助。他的弟弟周健勇是上海理工大学教师,却并不安于立德树人本职,内心羡慕商界成功人士的生活。2006年,他就兼职办起了一家化工企业,起步地点就选在了周江勇当时担任一把手的宁波市象山县,原因不言自明。

周健勇(周江勇弟弟):想办公司,正因为有周江勇,他有这个权力,我就找了周江勇,其实从这一天开始,就注定我要跟他发生关系了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弟弟要经商办企业,给他介绍一家企业去合作。就是因为我牵过那个线,然后就慢慢地……这是祸根啊。

曾克孝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):当时他是象山县县委书记,找了当地的一家民营企业出资金、土地、设备,他弟弟就出所谓的技术。

周江勇、周健勇兄弟攫取的第一桶金就建立在权钱交易的基础上。这家民营企业在周江勇授意下,和周健勇“合作”开办了宁波翔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,所谓“合作”其实只是幌子,很快翔润石化公司变成周健勇独立承包,但依然长期免费使用这家民营企业的土地、厂房和设备。通过免除租赁使用费的方式,多年来,这家民营企业向周江勇兄弟输送利益达七百多万元。与此对应,周江勇则利用职权,为该公司在获取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。

周健勇(周江勇弟弟):这个租金一直没付过,有这个关系在,也就让我用了。离开周江勇,他会吗?人家不会。

周健勇经商办企业,其实既没有资金基础,也没有技术优势,更没有经营才能,但他却有恃无恐,一心认为能依靠哥哥做大做强。他继而又和同乡周文勇等人以“合作”名义开办了第二家企业:永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,周健勇占股40%,实际上他应付的注册资金和增资款共计1400多万元,全是周文勇代他支付的。这些老板之所以愿意出巨资和周健勇“合作”,目的也是想攀上周江勇这个靠山。

周文勇(涉案商人):周健勇来找我,希望我能够帮他付这笔款子,还给了我承诺,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情,周江勇也会帮忙的,这样找一个靠山,那我就答应周健勇了。

周江勇也的确不遗余力,为弟弟的关联企业充当靠山。他不仅在企业经营方面提供帮助,甚至干预司法,帮助永润公司在环境污染案中逃避刑事处罚。2014年,永润公司为了节省成本,违规将炼油后的废渣交给没有资质的企业“处理”,实际就是运到山东倾倒在了农田里。山东警方正式立案,追溯源头查到了永润公司,周江勇为了让弟弟的公司获得轻处理,于是利用职务影响力,抢夺案件管辖权,让宁波当地警方立案调查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也是利用我的权力帮了他,本省来处理好一点,不采取刑事措施,能够采取行政罚款等等形式解决,最后能够把它大事化小,早点了结。

周健勇投身商海,也给了各路商人顺理成章利用他围猎周江勇的机会。一家建筑公司老板史时红就是其中之一。

史时红(涉案商人):周江勇那时候刚刚调到舟山当市长,年轻有为,我们也想通过周江勇,帮我们解决一些工程上的问题,他后续官可能更大,能帮我们承揽一些工程项目。周健勇经常也跟我们说说大话,感觉他哥哥前途无量。

史时红主动找关系结识了周健勇,周健勇也就通过哥哥帮史时红承揽工程,兄弟共同收受巨额贿赂,再投入家族企业作为资本。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,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、温州的多个项目中,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,为史时红提供帮助,周健勇则先后八次以“借款”为名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,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。

史时红(涉案商人):以借款形式借的,但是没有借条,对我们来说呢,反正这个钱当好处费都给他了。关键还是周江勇,我通过周健勇把这个钱给他们两兄弟,一个渠道而已。所以我其实是想给周江勇的,那周健勇能起什么作用?还不是周江勇在办事情。

周健勇(周江勇弟弟):他已经给我了9000多万,这个钱他也没叫我还过,实话讲,我必须承认,我也没想要还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最终所犯下的错误和罪行,都由我而起,没有我的权力,他(周健勇)什么都不是,没有我的牵线,他什么也干不了。

周江勇担任舟山市委书记已经是党的十八大之后,他却自认为能通过设置“防火墙”来规避监督。在收受史时红贿赂的过程中,他本人和史时红从不接触,都是通过弟弟作为桥梁。史时红的公司也不是直接拿项目,而是先和周健勇找到一些大型央企、国企,承诺帮他们找周江勇拿项目,事成后将部分工程交给史时红的公司做。周江勇为一些大型央企、国企拿工程,也显得名正言顺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我弟弟来打的招呼,也是央企、国企,顺理成章的。这么多的国企、央企我都在见,见了以后,他再跟其它的企业去联系,从央企、国企那里去分包、转包项目。

曾克孝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):他觉得自己是有一个很好的幌子,是推动经济发展,是关心支持大企业,背地里他弟弟又在这里通过这种方式拿好处,所以他认为不容易暴露。

进入数字经济时代,周健勇也希望搭上这班车。2017年,他在宁波和人合资创办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,对外宣称是一家聚焦“地铁互联网 ”的高新科技公司,其实核心资源还是他哥哥周江勇的权力。通过周江勇打招呼,优城联合与宁波地铁进行合作,第一笔业务就拿到了宁波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统筹权。

周健勇(周江勇弟弟):这是资源问题。技术不那么难,移动支付,就是外面买菜都已经能用了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帮助批一批,这个是我打过招呼的,他之所以能拿到,就是因为我是领导干部。

曾克孝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):移动支付业务的统筹权才是最关键的,至于兼容的技术方案,完全不是所谓的高新技术。如果没有他哥哥打招呼,他是绝对拿不到这个业务的,他也不会享有这个统筹权。

2017年2月,周江勇调任温州市委书记,2018年,周健勇通过他打招呼,优城联合获得了温州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部分项目;2019年周江勇调任杭州市委书记,2019年11月,优城联合公司又作为大股东投资创立了杭铁优城科技有限公司,打算在杭州进一步拓展业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周健勇也热衷于结交各路老板,表面是推销高新科技概念,实际是兜售周江勇的权力。一些企业也希望通过周健勇绑定周江勇,于是就采取“低值高投”的方式,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的部分股权,周江勇则为这些企业在获取低价土地、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帮助。

周健勇(周江勇弟弟):从公司入股的角度上,股价肯定是高的。当时我心里也这样想,你们一定也知道我是周江勇的弟弟,所以我开的价可想而知,你们利用我,我不反过来再利用你们?

你利用我、我利用你,利益输送背后的实质是权力与资本的交易。领导干部用公权谋私利,自然让干部群众反感。巡视和信访渠道都陆续收到了一些关于周江勇弟弟经商问题的反映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由此展开核查,在严肃的审查调查面前,只要存在权钱交易行为,不管如何掩盖,实际都难以遮蔽。

周江勇(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):从我的这个案件来说,现在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和罪行,痛悔不已,这个是真的真的非常痛苦。

周江勇出身农家,在组织的培养和自身的努力下,一步步成为副省级干部,本应珍惜难得的事业机遇、时代机遇,但遗憾的是,他却在职务提升过程中,渐渐任性用权,背离了初心。担任杭州市委书记期间,周江勇曾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:“这是一个能干事的时代,这是一座能干成事的城市。能够在这样的时代、这样的城市工作,是我们每个干部的无上光荣,也是对我们每个干部的重大考验。”而他自己,实际上却没能经受住考验。

周江勇因何落马(湖口县周勇个人简历)-第5张图片

声明:本文转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,在此致谢!

标签: 时政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